传 神 铁 笔 足 千 秋
清代诗人赵翼有首这样的诗:李杜文章万古传,至今已经不新鲜,江山待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烙画艺术也何尝不是这样,中国的烙画艺术源源流长,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烙画:又名烫画。初为烙花,后成烙画。其源于西汉,盛于东汉。期间几经衰落,后虽被清代艺人重新整理,形成以河南为主的烙画群体。甚至近代,山西、河北、江浙一带亦有发展,但由于烙画本身所固有的局限性和商业性大部分都停留在简烙、点缀、夸张的浮浅程度上。尽管烙画的材料已由过去的木板、竹竿、筷子、家俱之类发展成有宣纸、丝绢等,但其技艺表现仍不失俗套古板,苍白无力。谢禹尧先生数十年来,专攻宣纸烙画,并且巧妙的克服了纸质易糊易焦的问题,缩大千世界于尺幅之中,花鸟人物,山川河流,茂林修竹,奇卉异草,无不形神皆备,惟妙惟肖,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谢禹尧的烙画,师古而不拘泥于古,大胆创新,格调高雅,非常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画作一经问世,即受到广大收藏者的追捧和好评,舞台艺术家得到的最好回报是鲜花和掌声,而绘画艺术家的回报则是观赏者的颔首和赞同,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以为非十数年呕心沥血之努力,不可以毕其功!
    谢禹尧先生崛起于草根阶层,掌握烙画技艺之后,搏众家之长,潜心研究国画及西画精品,以他深厚的素描功底,加之很高的悟性,打破以往烙画常规,追求绘画功效,以黑、白、黄单色种,即纯烙手段,烙出色彩所无法比拟的神秘世界。他力求国画的含蓄、西画的写实,尤以纯烙画手段专攻云、雾、水、雪等难点,使其诸方面出神入化。作品艺术性:神秘悠远、古朴庄重,高贵典雅、清幽新奇。使其在视觉上给人一种反璞归真的感觉。由于作品本身所固有的古典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同时又有很高的收藏价值。真可谓:可品可藏,可赞可叹!烙画艺术作为中国画苑的一朵奇芭,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魅力,因为做画的工具不同与传统绘画的笔墨纸研和黛青朱红等色彩的运用,而是讲究线烙的技巧及其单一色彩的表现形式,其难度比其它浓墨重彩要大的多,再加上烙铁毕竟不同与笔墨那样容易操控,深浅淡薄,全凭画家的手感和技巧,谢禹尧先生在探索烙画艺术的道路上,不畏其难,不畏其艰,古人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谢先生同样具有墨池笔冢的非常人所能够做到的努力,终于攀登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会当绝凌顶,一览众山小。”在他的身上,留给了我们后学者太多的启示和感悟了。
    谢禹尧先生适逢牛年到来之际,把自己多年来精心创作的烙画结集出版,实为中国烙画艺术界的幸事,纵观谢先生的烙画,虽然题材各异,内容不同,但是,里面所透露出来的却是大家之气,给欣赏者一种愉悦的审美享受。大家都知道,无论书法和绘画,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必须要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还有就是绘画者和赏画者,互为表里,彼此相通,观赏者能够根据自己的喜爱和对绘画艺术的鉴赏能力,读懂画家所创造的意境和提示或暗示出来的表象或者内在的信息语言,再进一步进行心灵的沟通对话。我们在谢先生的烙画集中就不难看到他对生活的热爱和捕捉观察景物特点的能力,鱼虾在水中自由嬉戏,小鸟在枝头悠然啄羽,猛虎在林中昂然长啸,孤舟在溪流中随风飘浮,渔夫在河边安闲垂钓,薄雾在农舍上空缓缓飘荡。无不把我们带进一个天上人间的美妙图画中,使我们仿佛听见鸟的啁啾,嗅到花的芳香,看到了农人的笑靥,沐浴到了艳丽的阳光。总之,我相信每一个看到谢先生画作的人,都会感受到了烙画艺术带来的神奇力量。我曾经记的有这么一句话:丹青难画是精神,所谓精神就是画家对所表现之物的传神之笔,而这种传神正是无数艺术家所毕生追求的最高境界啊!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个充满了朝气和创新精神的时代,伟大的时代引领着我们创造和书写新的历史篇章,我再三仔细的品味着谢禹尧先生的每一幅烙画作品,感觉谢先生就是我们这个时代里创造奇迹的人,或者说是一个创造了不平凡业绩的人,你说呢?

2008年12月26日于娄底   


作者简介: 曾景祥       
  汉族,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美协理事、湘潭美协主席。一九四九年三月生于湖南桃江,一九七三年三月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一直从事美术教育、教学与绘画创作,擅长工笔画、写意花鸟画与水彩画,喜爱古典诗词,热心理论探讨,其作品与论文曾多次入选全国性大展或在国家级报刊杂志发表,并有部分获奖。还有不少作品被国内外相关机构收藏。出版有《工笔画技法理论研究》、《曾景祥写意花鸟小品精选》等专著与画册九部,完成省部级科研课题的研究共四项。现为湖南科技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株洲工学院中国书画与现代设计研究所所长,研究生导师,湖南省高级职称评审专家,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评审专家。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