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画怪才”铁笔写人生

认识谢禹尧,是在2006年元月的那次展览上,那是娄底市人民政府专门为他举办的个人画展。他那精湛的技艺,描绘出的神形兼备,惟妙惟肖的作品,获得了美术界和评论家的高度评价,所以印象犹深。

了解谢老,却是在今年夏天一个久旱不雨的早晨。我办完事匆匆忙忙想穿过娄星广场的红绿灯,却被一个熟识的声音叫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谢禹尧老师,寒喧几句后,我说仰慕已久想去他画室去看看,他爽快答应并邀我一同前往。

谢老的画室位于一栋七层楼房的房顶上,是他亲手设计建造的一栋小木屋。俨然像一栋小空中别墅,由一个小花园和两间木屋组成。小花园的北侧有一座小假山,假山的一侧堆放几盆盆景,中间十来个平方的空地上摆着一个用水泥和石材堆成茶几和几把椅子,地上横七竖八地堆放着一些工具,四周木架上还摆放着各种奇形怪石,这些都是谢老在全国各地搜集来的,也算是谢老的业余爱好吧。两间小木屋,一间是创作室,一间是仓库,真可谓“闹中处幽”。进入小木屋,这些年来,谢老创作的作品都整整齐齐的堆放在那里,谢老一边忙着搬出作品,一边向我介绍一幅幅作品的创作经历。古朴苍翠的松柏、惟妙惟肖的花鸟、婀娜多姿的仕女、气势磅礴的山水,一幅幅画作线条或粗、或细,颜色或浓、或淡,形神兼备,将国画特有的勾、皴、点、染、浓淡等多种表现手法一展无遗,让人惊叹。

烙画是一门悠久的民间艺术,不仅需要艺术家具备深厚的美术创作基础和技巧,而且还需要艺术家能够熟练地掌握和使用电烙铁的技巧和经验,以火为墨,将传统中国水墨画用烙铁在宣纸等特殊材料上表现出来,色彩丰富,黑、黄、棕等层次分明。想要达到如此境界,过程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

看完作品,坐在石茶几旁边,谢老便慢慢地给我讲叙起他的故事。

那是1995年的一天,赋闲在家的谢老到电器修理店去修电视机,偶然发现修理工将电烙铁放在木垫板上,烫出了圈圈点点的图案,有的像在草原上飞奔的马,有的像湖面远去的点点白帆,妙不可言,他灵光一闪,这不就是烙画吗?回家后,他马上买回电烙铁和三合板,并开始试着烙画。烙铁画很复杂,温度,材料以及落笔的轻重缓急都需经过无数次的尝试、积累,不像素描画可以用橡皮、笔擦等辅助,油画可以靠堆色来修正,而烙画则是落笔成形,一旦下笔就很难更改。谢老有时仅仅为了烙均匀一根线条,就要烙坏几十块三合板,不小心烫伤手、烫焦衣服是常有的事。凭着他倔强的性格,更加上他的孜孜不倦、勤事耕耘,既善于汲取民间美术和西方艺术的营养、又力致现代美术的创新。一个人泡在木屋里,顶酷暑、耐严寒,反复练习,不断磨砺,积数十年之功,技艺日益精湛,最后练就了“意在笔先、落笔成形”的技法,终于在烙画这一艺术领域里脱颖而出。

其作品《清明上河图》手法娴熟,既重写实与表意,又游离于工与意之间,其用笔技法流畅,如行云流水,且诡异多变,将中国画的勾、勒、点、染、擦、白描等手法表露无遗,其意境深刻动人,充满着生命的动感,有着自然天成的神韵;较强的写实效果,以及独特的艺术魅力,因而给人以古朴、典雅、回味无穷的艺术享受。

中国收藏家协会主席阎振堂在看了谢老的作品后,竖起大拇指称赞他的作品是“湖南一绝”,说:“娄底不大,却不想竟有这样的一位艺术家”,并鼓励他说:“搞艺术是很辛苦的,要继续努力,发扬好这项我国古老的传统的工艺美术。”临别时还特地为谢老题词“醉艺”。省美协主席朱训德、老艺术家齐金平、聂南溪等对他的烙画艺术都给予了高度评价。烙制的齐白石肖像被齐白石纪念馆珍藏,还有大量画作被美、德、英、法等国际友人及国内外收藏家收藏。《人民日报》、《湖南日报》等诸多媒体曾予以大力推介,有艺术界“烙画怪才”的雅称。我们也忠心祝愿谢老的烙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最终成为中国画艺术的一朵璀璨奇葩。

 

喜耕田于文雅斋

O一三年秋

推荐链接